蛙壶菌:两栖动物的恐怖敌人

2020-02-20 20:24:35 作者: 蛙壶菌:两栖

蛙壶菌:两栖动物的恐怖敌人

一个世纪以前,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了多达1亿人的死亡,这一数字占到了当时世界人口的5%。2013年,一种新的神秘疾病席卷了北美的西海岸,导致海星在数天之内失去它们的触手,解体死亡。2015年,亚洲大陆上极度濒危的高鼻羚羊的数量锐减了2/3(大约有20万只),罪魁祸首可能是一种细菌感染。

然而,所有这些毁灭性的感染都比不上蛙壶菌(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骇人的破坏力。在过去的半个世纪,蛙壶菌造成了毁灭性的灭绝事件,有科学家将其称为一次不为众人所知的“第六次生物大灭绝事件”。

蛙壶菌是一种罕见的“末日”真菌,它不仅拥有无可匹敌的杀死动物的能力,但更可怕的是,它还能让物种彻底灭绝。

蛙壶菌会逐渐蚕食掉青蛙和其他两栖动物的皮肤,引发致命的心脏病发作,最终杀死它们。人们常说,这种真菌已经导致了200个两栖类物种的灭绝,但这实际上是近20年前的数字。新的数据还要糟糕得多。

Ben Scheele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生态学家,据他带领的研究小组估计,这种真菌已经导致了501种两栖类物种的衰减——约占我们已知的两栖类物种总数的6.5%。在这当中,有90个物种已经完全被消灭,另有124个物种的数量已经下降了90%,它们恢复的希望非常渺茫。在有记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种疾病曾如此严重地摧毁过生命之树,这完全改变了我们过去的理解。

澳大利亚博物馆的Jodi Rowley说:“这是一次可怕的总结。我们知道情况很糟糕,但这次研究证实了它到底有多糟糕。何况这些数字还只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

可能你很难体会到这种规模的损失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如果你认为这不过是些青蛙而已时。但要知道,两栖动物是一些非常古老的幸存物种,它们已经在地球上繁衍生息了3.7亿年,而在仅仅五十年的时间里,一种疾病就几乎全然摧毁了它们的种群。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种疾病开始消灭6.5%的哺乳类动物,这大致相当于所有的有蹄类和所有的有鳍类动物全部消失了,那么世界会多么惊慌失措。

马里兰大学的Karen Lips也参与了这项研究,她表示,两栖动物专家已经惊慌失措很长时间了。“尽管这个问题受到了很多关注,但我认为我们并没有深刻意识到失去了什么。”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两栖动物专家之间就开始流传一些不祥的轶事:一些曾经数量众多的两栖动物神秘地消失了,曾经充满了两栖动物的卵的溪流变得清澈无物了,曾经蛙声阵阵的夜晚变得寂静了。除了蛙类的突然且无法解释的消失,栖息地环境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人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么,更不要说弄清楚罪魁祸首了。

Lips说:“这连大海捞针都不是,我们争论的甚至是海洋是否存在。” Steele的分析表明,到1998年终于发现真菌是罪魁祸首时,它早已完成了主要的屠戮——至少60个物种已经灭绝,而超过数百个物种正在下降。

蛙壶菌或许是完美的蛙类杀手,它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大肆屠戮。虽然有些疾病只会影响特定的宿主,但蛙壶菌会觊觎所有两栖类皮肤上的营养物质,无差别地针对整个群体。而且它可以轻易在水中传播,并在宿主之外继续存活。

然而,这些真菌并不是在独自行动,人类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它的帮凶。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Matthew Fisher领导的一项基因研究表明,蛙壶菌起源于亚洲的某个地方。随着20世纪初国际贸易的蓬勃发展,一种特别具有毒性和传染性的菌株从这里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受感染的动物可能被藏匿于船上,或者被当作食物、宠物或怀孕测试品运送出去。无论如何,这种致命的真菌最终蔓延到了其他五大洲。

在这项新研究中,Scheele的团队将现代世界比作盘古大陆。盘古大陆是单一的、史诗般的超级大陆,存在于恐龙时代的早期,它很早之前就已经分裂,但人类重新拼凑出了它曾经的样子。对于野生动物疾病而言,整个世界就像是再次成为了一块相互联系的单一整体,非常容易跨越。因为这个原因,新的真菌疾病似乎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出现,影响着蝙蝠、蛇、蝾螈等诸多物种。Scheele说:“这些真菌通常会在横渡大西洋的帆船上死掉,但如今它们可以穿越大西洋,因为我们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更大的体积运送物品。”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