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情史:斯大林情妇自曝19年不堪的地下情史

2020-05-04 09:48:54 作者: 斯大林情史:

  导读:苏联时期的歌剧演员微拉·亚历山德罗夫娜·达维多娃是一位年轻、漂亮、性感的时尚女人。她曾在莫斯科主演歌剧《卡门》获得极大成功,赢得过观众爆炸般的喝彩,也博得了斯大林的青睐。在一个新年前一天的晚上,她受到了斯大林的秘密邀请,来到斯大林神秘异常地的卧室。从此,她便成了斯大林长达19年的情妇。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一部当时轰动西方的《红色克里姆林宫秘史》的回忆录记述了这位歌剧明星在成为斯大林的情妇后,长达19年不堪的地下情史。

  当时,年轻漂亮的歌剧演员达维多娃在莫斯科主演歌剧《卡门》获得极大的成功,赢得了观众暴风骤雨般的鼓掌声与喝彩声,自然也博得了斯大林的注意和青睐。1932年那个寒冷的除夕,达维多娃被秘密邀请,来到斯大林神秘异常地的卧室,度过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除夕之夜,从此她开始了长达19年的斯大林情妇生活。

  与此同时,前苏联党政军的要人基洛夫、马林科夫、伏罗希洛夫、贝利亚,以及内务部长亚戈达、叶若夫等也无不为她所倾倒。他们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争风吃醋,大动干戈。达维多娃不得不在这些人中间曲意奉承受尽了凌辱。她也曾经与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等产生过纯真爱情,但所有一切向往都在强权下破灭。

  在这漫长的19年中,达维多娃饱尝了斯大林生活中的残暴、凶横、骄傲与孤独;看透了上层要人之间的争权夺利和尔虞我诈;阅尽了斯大林在政治舞台上掀起的一幕幕骇人听闻的惊涛骇浪。“老是做噩梦……干枯的心灵使我一直得不到内心的平静。我的心在流血,在震颤,就象一只受了箭伤,失去了双翅的小鸟。”于是,她便留下了这份“鲜为人知”却又触目惊心的回忆。

斯大林和第二任妻子娜杰日达·阿利卢耶娃的合影照

  达维多娃回忆说,1932年除夕,我在克里姆林宫演出,演出完毕后又应邀赴节日晚宴,我坐在斯大林和伏罗希洛夫中间。晚宴结束后,我在大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约我在练兵场等候,说有车送我回家。

  我到达练兵场,一辆小车把我拉到一座美丽的别墅门前。“薇拉·亚历山大罗夫娜,您来了。”是斯大林在招呼我。接着,他又安排我共进晚餐。当时我的胃口好极了,高兴地喝了一些贮存百年以上的葡萄酒。晚餐完毕,我对斯大林说:“天太晚了,我该回家了,您大概也累了吧?”“不,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如果您不反对,让我们到另一个房间去,那儿不会有人打搅我们。”

  在另一个房间里,摆着一张大沙发软床。斯大林在我身边问我:“可以把灯熄掉吗?”还没有等我回答,他就灭了灯。他拥抱我,解开我的短上衣。我试图挣脱他那有力的拥抱,但是毫无用处。

年轻、漂亮、性感的歌剧明星达维多娃

  第二天早晨,我们吃了点东西。斯大林问:“您分到住宅了吗?”“还没有,我住在剧院宿舍里。”斯大林微笑着说:“我希望,您能保持沉默,不会把我们度过新年之夜的事儿说出去吧!”“当然不会,斯大林同志!”在这以后不久,我得到了一套三居室的住房,很快又运来了时髦的家具,并且安装了电话。那一年我28岁,斯大林54岁。

  一次,我与斯大林乘车出去兜风,路上遭到枪击。在这次谋杀事件中我成了嫌疑犯,回去不久,国家保安局逮捕了我。总检察长审问我:“谁给你的任务,让你组织谋杀斯大林同志的?”我愤慨地拒绝回答。接着,我反攻为守,大声叫道:“谁给你们权利这样对待我?你疯了吗?忘记我是什么人了吗?斯大林同志不会轻易地把我交给你,我太了解他了。等着瞧吧,有朝一日你会遭到报应,我一定要彻底算清这笔账!”我不等他们清醒过来,又盛气凌人地喊道:“马上送我回家!”他们一下子就换了面孔,态度极其恭敬温和,反反复复地说是出于工作需要,请我原谅他们。不久,我便又回到了斯大林身边。

  在我做斯大林情妇的19个年头中,饱尝了斯大林的乖舛凶恶和专横。当然,我也因此而获得种种荣耀。我享有俄罗斯苏维埃联盟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演员和格鲁吉亚苏维埃共和国人民演员的光荣称号,获得过勋章和奖章,三次授予我斯大林奖金,除积蓄外,还享有个人特种养老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