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中怀吉对微柔公主的感情是爱情吗?

2020-04-23 10:25:57 作者: 《清平乐》中

《清平乐》中梁怀吉本身是一名宦官,在北宋时期宦官的地位很低下,再加上其身份的特殊性,就注定了他与公主不可能会有结果。在剧中梁怀吉原本是负责照顾公主日常起居的宦官之一,他不仅仅是从小陪伴在公主身边,更是在公主出嫁后,依旧伴随在其身旁。

或许他们早已经是爱情了。

也许刚开始对冯京、对曹评,是少女怀春的朦胧之美,丢纨扇后的娇羞、为曹评学箜篌的执着,是怀春,但有可能是建立在一种攀比心理上。

例如,为什么苦学箜篌,因为不服气——曹评多看了几眼弹箜篌的卢颖娘,以及对冯京,多半是从女眷们口中对状元郎风姿绰约的描述,而心向往之。

如果将公主的一生比作一条船,那么曹评称得上是一个驻足点,在船行驶过千峰万壑时,有那么一片峰,气质高昂,风姿绰约,自然成为公主目光的焦点,但为什么会错过,是因为曹评将家人放在了爱情的前面——家在,爱才在。

所以当家庭受到威胁,他果断的与公主一别两宽,于是,曹评只能做一个驻足点,只能错过。

这些悸动的感情,少年时代给公主带来影响,在多年之后重逢时,同样给公主带来了一点失落与怅然,但不得不说,这种失落,就像小情绪,一晚上就消失了。

而对怀吉呢?

怀吉对公主这艘船来说,是港湾。

也许这感情不是一开始就是爱情,但是有些东西,像酒,放久了就会发酵,越来越醇香。从友情,到知己,然后依恋,最后,某一天揭开盖子,发现早已酿成了爱情。

在和曹评游园之后,怀吉去找她,两人同时将手伸向了公主,公主犹豫了一下,最终把手交到怀吉的手里。

公主和曹评分手的那个雨夜,听到怀吉的表白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微妙的转变了,有一些东西开始变得明朗。

在她后来痛苦的婚姻生活里,她选择冷漠和逃避。对婆家的不满,对束缚的反抗,全部化成了一种柔情,全部给了怀吉。

看到有人说如果她嫁给了曹评,或冯京,婚姻幸福美满,还会有怀吉的一席之地吗?这还是挺难回答的,这必须建立在他们的婚姻没有一丝裂痕的基础上,从头到尾都如初见时那么甜蜜,一旦婚姻生活低于公主期望值,那么怀吉的存在就将被放大,一切情感的重心又会重回怀吉的身上。但我不敢说,婚姻生活即使很美满,怀吉一定还会在公主心里留有一个位置,这或许就像张茂则之于皇后(会比这个更亲密),他懂她,她信他,那怀吉就会成为第二个张茂则,情,牢牢的藏在心里。

可如果我是驸马,我一定会很介意怀吉的存在,他从小看着我妻子长大,妻子生病他喂药,妻子冷了他披衣,妻子哭了他哄着。他先走进了她的世界,和他相比,我就像一个彰显天恩的工具人,即使他是一个…宦官。

换言之,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没有爱情,作为内侍的怀吉,怎么会在自己主人的新婚之夜买醉?下棋时不经意的一握,怎么会令怀吉心潮澎湃?更何况,他们看起来那么默契和相配,以至于上元灯节,在茶楼被富夫人认作夫妻,甚至在相国寺,住持直呼怀吉为驸马都尉——公主很乐意当他是自己的丈夫,从不反驳。

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没有爱情,作为内侍的怀吉,怎么会在自己主人的新婚之夜买醉?下棋时不经意的一握,怎么会令怀吉心潮澎湃?更何况,他们看起来那么默契和相配,以至于上元灯节,在茶楼被富夫人认作夫妻,甚至在相国寺,住持直呼怀吉为驸马都尉——公主很乐意当他是自己的丈夫,从不反驳。

最重要的一次升华,是那次被记载在史册上的夜里小酌。半醉后,徽柔吻他后,他反吻徽柔,这是实打实的亲密行为,两人甚至缠绵良久不愿松开(导致被杨夫人看见,引发夜叩宫门事件)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