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门之变”当晚,于谦在干什么?为何不阻止这场政变?

2020-02-17 23:49:32 作者: “夺门之变”

在明代“夺门之变”的闹剧里,最见证大英雄于谦坦荡人品的,就是他在“夺门之变”前后的表现。

在“夺门之变”爆发前的那些天里,当徐有贞石亨们在忙着蝇营狗苟时,于谦也很忙,他忙着不停给病重的景泰帝进言,请求复立沂王朱见深(“太上皇”朱祁镇之子)为皇储。

多年来深恨于谦的“太上皇”朱祁镇哪里知道,当时的于谦,正一心为他儿子的皇储地位,也为了大明江山的稳固在辛劳。

而以明朝学者田汝成(其亲戚是于谦部下,亲身经历“夺门之变”全过程)记载,当朱祁镇在石亨、徐有贞们的拥立下,悍然发动“夺门之变”时。

在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于谦也是最早得知消息的大臣,当时于谦的儿子于冕,都吓得语无伦次。但于谦只是正色呵斥他一句:“小子何知国家大事?自有天命,汝第去!”然后,他只是淡然端坐家中,天亮后照例整理朝服上朝,之后就被逮捕下狱,蒙受千古奇冤。

可以说,面对这场政变,乃至政变后自己可能遭受的厄运,当时的于谦,没有做半点应对,只是平静等待厄运降临。甚至当他身陷牢狱,被扣上“迎立外藩”的帽子后。他竟也不做任何辩解,只平静笑道“辩也死,不辩也死”。

他早就明白,自己当年挺身扛起国家重担,击败瓦剌挽救国家命运,会在此时遭到怎样恶毒的报复。但是他,却是慨然承受。最后以“意欲”的荒唐罪名,从容就义。

那为什么,从政变开始到结束,他不做一点自救的反抗呢?是因为没有能力?当然不是,此时的于谦,身为兵部尚书兼总督军务,等于是京城兵权牢牢在手,其痛击瓦剌的军事能力,更在那几位策动政变的丑类之上。

以明朝学者屠隆的评价说,只要于谦横下一条心,当夜弹压叛乱,那真是“灭徐石如摧枯拉朽耳”,明英宗的复辟美梦,分分钟就要被于谦打碎。

但是,恰恰因为如此,于谦才绝不会这样做。当时的情况是,景泰帝已经病入膏肓,“太上皇”朱祁镇只要在南宫耐心等待,在于谦等大臣的操持下,一旦景泰帝驾崩,大明皇权就会顺风顺水,自然回到朱祁镇一系,根本不用发动夺门之变抢皇位。

但朱祁镇偏偏在徐有贞们的煽动下悍然作乱,这样一来,于谦当然可以一口气将叛军消灭,但“太上皇”朱祁镇怎么办?一旦景泰帝驾崩,朱祁镇也死于叛乱,明朝最高皇位虚悬,沂王朱见深只是个毛头小孩,新的内乱必然会爆发!

而当时,几年前经历过土木堡惨祸的明朝,这时是绝对经不起大乱的,一旦大乱无法收拾,陷入水深火热的,极有可能是大明江山。一心为国的于谦,正是为了明朝江山社稷的稳定,在夺门之变的夜晚,做出了他自己的抉择。

其中苦心,正如明朝学者屠隆的叹息:听英宗复辟,景庙自全,功则归人,祸则归己。公(于谦)盖可以无死,而顾以一死保全社稷者也。

这番苦心,见证的,正是一个大智大勇,慷慨担当的大英雄于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