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 |穿行在窄窄的火车通道,售货员余文龙在杭州奋斗出了一套房

2020-01-08 03:07:42 作者: 新春走基层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吴崇远 通讯员 王椰萍

人的一生中会有多少命中注定或者转机呢?

31岁的余文龙说,自己说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不过,他始终记得并感谢13年前他第一次坐上火车的情形。

那一年的春运,18岁的他,作为上饶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即将毕业的学生,到杭州实习。

初见长长的火车,对从江西农村里出来的余文龙来说,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也就从那一天开始,这位略显稚嫩的小伙子,和火车结下了缘分,次年他成了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客运段的一名员工,也开始他在城市里的奋斗。

即将正式开始的2020年春运,将是他经历的第14个春运。这些年,他从乘务员换成售货员,在小小窄窄的火车通道里,奋斗出了一套房,也奋斗出了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前几天,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跟着他出了一次车,也走进了这个年轻人的奋斗世界。

1】还是继续读书吧

来杭州之前,余文龙的出行大多只靠镇上的三轮摩托。此前他从没有坐过火车,甚至连县城都没去过几次。

他的老家在江西上饶广丰县的一个小村庄。父母以务农为生,文龙是家里的长子,他还有两个弟弟妹妹。

余文龙家里的条件艰苦,这也教会了他学会珍惜。

上初中,父母一周给他十块钱,每顿去学校食堂,余文龙只选3毛钱的大杂烩加2毛钱的白米饭,早餐就是两个白馒头,这样一个星期下来生活费还有剩余。

课外时间,余文龙跟着大姑当帮工做豆腐。

做豆腐要起早贪黑,经常熬夜,小小年纪的余文龙有点吃不消。一次他和大姑去县城送豆腐,看到街边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在招生。

大姑看着眼前的侄子满眼心疼,劝他还是继续好好读书吧。

就这样,余文龙进入了当时的上饶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学习。

2】初识春运人潮

2007年春运,即将毕业的余文龙北上来到杭州实习。

这一天,他人生第一次坐上了火车,从此也和铁路结下了缘分。初次见到长长的火车,这位即将陪伴他今后人生的伙伴,文龙很是感慨。“就感觉火车比汽车宽敞多了,还有自带的洗手间、电茶炉,运行起来又平稳,一看就很先进。”

很快,他就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坐火车出行。

他被分到了上海铁路局杭州客运段,担任宁波至广州K209次列车的实习乘务员。第一次出乘,文龙就见识到了春运中汹涌的人潮。“硬座车厢里挤满了人,我从车厢一头到另一头,根本挤不过去。”

他记得有一趟出乘,从义乌站上了很多人。“等我从车厢这一头走到另一头,金华站都到了。”

那个时候,火车票还没有实名制,更没有手机抢票,能上车的人已经足够幸运。春运实习的经历,让余文龙见识到了春运对百姓的重要性,也认识到作为一名乘务员,身上所肩负的责任。

余文龙个头不高,面庞略显稚嫩,可他肯吃苦。刷厕所、拖地板、理行李……车上的脏活累活,他全包了。

很多个漆黑的夜晚,当列车快速驶过广丰站时,余文龙会站在窗口,望着飞速后退的站台,体会着“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感觉。

跑完一趟春运季,余文龙的很多同学都回了老家。余文龙所在班组上的列车长、全国劳模陈美芳却为他竖起了大拇指,“小伙子,好好干!以后想不想继续留在杭州?”

(余文龙和陈美芳)

余文龙事后回想起来,这大概就是一个机会。

彼时的这个年轻人,刚从农村里走出来,根本就不敢想象在城市的生活,但他敢拼。

“有这样一个机会摆在我面前,怎么也得去拼一下!”

就这样,他留在了杭州客运段。

3】休息天的多份兼职

2008年,余文龙正式入职,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列车员。

然而以当时的收入,要在杭州定居生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余文龙开始尝试攒钱过日子。“我不抽烟不喝酒,平时也没有业余活动,一个月生活费就只有几百块,所以大部分工资都攒下来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