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直击|“这是我们的职责,亲人们请不要担心”

2020-01-26 00:01:30 作者: 一线直击|“

“我妻子是一名耳鼻喉科医生,她没有说担心我,但她把N95口罩都留给了我”——廖哲

“我妻子是一名心内科医生,我们不会在家里讨论这些事情,免得家里人担心”——吴怀敏

“我妻子是一名保健医生,我们心照不宣。穿上这身白大衣,就是我们职责所在,能为抗击疫情做出自己的贡献,是一名医生的骄傲。”——司会强

“我妻子是做临床药学的,她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得太担心。”——黄文通

发热门诊一线值班的医生

25日下午3点半,吃饱饭,喝上两口水,珠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朱健武医生做了一下深呼吸,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发热门诊。为了保护因为其他疾病来医院看诊的患者,发热门诊设置在医院外围,与其他病区隔离开来。在接下来的8个小时里,朱医生将穿上层层的隔离装备,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为发热病人看诊,直到夜里12点换班。

发热门诊是2003年SARS以后,医院常设的一个非常特殊的“门诊”,其实是急诊的形式,24小时需要医生、护士值班。有传染病疫情时,发热门诊实质上就是医院内的隔离区。

1月17日,面对新冠肺炎的威胁,珠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启动应急响应。8名一线医生和16名护士迅速加入到24小时三班倒发热门诊的值班中。作为筛查疑似病人的第一道防线,发热门诊医护人员就这样站到了抗击新冠肺炎的一线。

“不担心。”在采访这8名值班医生时,大部分人冲口而出:“有什么好担心的。”然而,接下来都会不约而同地告诉记者:“没有告诉我家里人,怕他们担心。”

夫妻心照不宣的沉默

这8名医生中,就有4名医生的妻子同样是医务人员。廖哲医生的妻子是一名耳鼻喉科医生,面对目前的严峻形势,彼此心照不宣。“她没有说担心我,但她默默把N95口罩都留给了我。”廖哲医生说。

司会强的妻子是一名保健医生。“她基本不会担心,我们都是专业人员,只要自己严格做好防护,没什么好担心的。”司医生说,能为疫情做出自己的贡献,也是自己作为一名医生的骄傲。

司医生说,在上班穿上隔离衣之前,他会吃饱饭,喝点水,又不敢喝太多,因为穿脱隔离衣时间挺长的,根本没有时间上厕所啊。出诊期间,他们基本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已经当了19年医生的呼吸内科吴怀敏,2003年非典发生时,自己才刚刚参加工作,对那场战役至今仍记忆犹新。如今自己走到了抗战的前线,说自己一点担心都没有,那是假的。“但是穿上这身白大衣,这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妻子是本院的心内科护士,大家心照不宣,在家里不提职业风险的事情,“不想增加老人的心理负担。”

黄文通医生的妻子是临床药学人员,妻子从来不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担忧。“在医院工作,我们也每时每刻都在和病毒打交道,冲到一线,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冲到一线,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我没有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我父母都在老家呢,我叫他们别来珠海,我也暂时不回家了。等疫情过去了再回吧”。在采访时,一线医生和护士这样告诉记者。实际上,在之前,大家还在商量着过年几天怎么腾挪换班,毕竟,忙了一年,大家都想抽点时间陪陪家人。但这两天,春节休假这件事儿已经不再被提起。

在发热门诊,媒体经常提起的是他们全副武装满头大汗的辛苦,而对一线的医生来说,这些辛苦从来都不是最难的。医院,作为面对疫情的一线,从来都是一个充满未知危险的地方。医护人员不是天生的英雄,每个人都是血肉之躯。“作为医生,我们最高兴的,莫过于经过我们的手,能够将病人治愈。在抗击病魔的战线上,医生永远都是和患者站在一起的。”司会强医生说,这不是说伟大,而是穿上这身白衣,就是医生的职责所在。“在这本该万家团圆的节日里,我多希望这场疫情也能赶快过去,好让我回到自己家人的身边,也让患者,回到他们的家人身边。但,我成为了一个医生,现在,我要奔赴我的战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